家有老鼠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17年05月10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  

 

    

  女兒讀初三后,為了保證她充足的睡眠,我們便在老街離學校不遠的地方租了個房子,六樓,朝陽通風,挺滿意的。起初半夜偶爾聽到一點動靜,我并沒有往心里去,還以為房子老,有點風吹草動很正常。    

   我發現家里有鼠小弟,是在初秋的一個夜里。睡夢中的我忽然被“啪”的一聲響驚醒了。起床一看,原來廚房里一袋面掉到了地上。我很納悶,沒有風,面也不滾,怎么會掉到地上呢?仔細一看,面的包裝被啃了個大口,面也被啃去了一大塊。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,廚房里的米、火腿腸,客廳里的瓜子、核桃仁、餅干、蘋果、梨等放在外面的東西無一幸免都被它啃食過。     

  君子之交淡如水,起初我想到了“忍”。我乖乖地把家里所有的零食、水果、蔬菜都收入柜子或是放進冰箱??晌業撓焉撇⑽椿壞檬笮〉艿睦斫?,反而讓他們覺得該屋主人頗為親善,變得有恃無恐。找到吃得還好,如果沒找到吃的,那我們一整晚都別想睡好,不是啃木頭就是啃磚塊,聲是一聲比一聲大,且聲聲入耳,仿佛告訴我們:你們就這樣對待客人嗎?你們想餓死我們嗎?我們不好過,你們也別想好過,識趣的話趕快把吃的拿出來吧。     

  我原有的一點憐憫之心已經蕩然無存,什么精靈鼠小弟,米老鼠那些曾經美好的形象在我心里已經蕩然無存,終于知道千百年來這無恥的鼠小弟為什么可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。于是便上演了一場人鼠拉鋸戰。     

  我想到買只貓來對付老鼠,可剛買來的都是小貓,等貓長大了,我們也搬出了出租屋。于是打電話求助爸媽,他們告訴我,現在有更便利的老鼠貼買,并囑咐我們,老鼠能聽得懂人話,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千萬不可大肆聲張,只能悄悄地進行。于是我立馬買來一打老鼠貼,我們費了老大勁一張一張地撕開。在覺得凡是老鼠能出沒的地方都放上,并在老鼠貼上放滿它們最愛的火腿腸、紅燒肉等做誘餌,一切都在悄悄地進行,安排妥當后,我便安安心心鉆到暖暖的被窩里,單等老鼠們上套了。    

  接下來的幾天,我們不得不由衷地佩服鼠小弟的警覺性和“反偵察”本領。它們大有不品嘗完天下美食不罷休之意,任憑我們的誘餌以及它們曾經品嘗過的美食多么誘人,都不曾光顧,對我們心存戒備,而且不斷有新的食物被啃食,且所到之處都留下骯臟的屎尿。更可氣的是:老鼠貼在他們面前沒發揮任何的威力,倒是把我們的寶貝女兒給粘得牢牢的?!跋諒廢嚳曖掄呤ぁ?,這一回合算是我們輸了。 

  正在拿這小小的鼠輩毫無辦法之時,不幸再次發生:我剛為新年準備的價值一千多元的羽絨服慘遭利嘴,被咬的殘破不全,莫非此鼠小弟也在為新年做準備,需要臭美卻因尺碼太大而無法滿足,惱怒之下憤而毀之?     

  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惱怒中的我憤而買來能夠致鼠類三步內就斃命的烈性鼠藥,投放誘餌誘殺小鼠。心想,不是我要害你,是你在不斷挑戰我的極限,是你在毀我,這下你總該完蛋了吧?     

  第二天起床一看,吃驚不小。天!現在鼠小弟胃口也忒大,塑料盒的鼠藥一掃而空,想必是那老鼠藥十分香甜可口,鼠小弟呼朋喚友拖家帶口聚餐來了。嗨,管不了了,只要吃了就好。我得意地哼起了小曲。    

  然而暴行非但沒有一絲收斂,反倒更加變本加厲,鼠小弟的囂張氣焰發揮到了極致——一天夜里,我起來上廁所,剛走到衛生間門口時,突然只聽到“咚”的一聲悶響,眼前一只黑影從天而降,還未等我反映過來,那鼠小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衛生間的下水道,跑了……我感到一股涼意“唰”地從腳后跟竄到腦門。隨后只聽到“啊”的一聲慘叫。想必我那聲慘叫不知攪了多少鄰居的清夢。老公嚇得顧不上穿鞋就沖出來,問:“怎么了,沒事吧?”我半天才回過神來,指著下水道極力比劃并直嚷嚷:“老鼠,就差那么一點點掉我頭上了……”老公安慰我說:“沒事,別怕,有我呢”。    

  先前幾個回合之所以失敗,那是因為沒有找到鼠小弟的老窩,誰會想到現在的鼠輩們能上天入地。它們的老窩原來在閣樓上,那我們就來個直搗黃龍吧。     

  我們搬來桌椅,上去觀察了下地形,不得不佩服鼠小弟們的啃咬本領——閣樓的門被他們咬去了一大塊,里面就是個慘不忍睹的犯罪現場。     

  既然木頭、磚塊抵御不了他們的銅牙利齒,那我們給來塊厚厚的鐵板牢牢得封死,把他們都關進閣樓里,就等著自生自滅吧。     

  封住的當晚,鼠小弟們發起了總攻,做著垂死前的掙扎……     

  在這場人鼠拉鋸戰里,我明白一個道理:再狡猾的老鼠也斗不過好獵手,就如最近熱播的電視劇《人民的名義》里趙立春、高育良、祁同偉等無論是進行過什么樣的人格美容,他們都是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,偽裝得再好、再狡猾,也斗不過好獵手沙瑞金、侯亮平,最終斗不過人民。人有人道,鼠有鼠道,都得懂規矩,無規矩不成方圓,權利如不放進制度的籠子里,還會有無數個趙立春、高育良、祁同偉的出現。( 劉淑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