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亮一盞光而不耀的心燈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18年05月29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 

 

無論何時,都要在自己的心中點一盞燈,只要心燈不滅,就有成功的希望。

真正的智者,總是站在有光的地方。太陽很亮的時候,生命就在陽光下奔跑,當太陽落下的時候,還有那一輪高掛的明月,當明月失熄了,還滿天閃爍的星星,如果星星也熄滅了,那就為自己點一盞心燈,無論何時,只要心燈不滅,就有成功的希望。

心學的創立,成就了王陽明攀上中國思想巨人的高峰,但他的心學,不是在象牙塔里出來的,而是在極端艱難困苦的情況下,憑借其不屈不撓的堅強的意志,沖出絕境的心靈足跡,構成心學大廈的一字一句。

心學這盞燈點明了王陽明的鐵窗生涯。當初被貶下獄,他不斷詢問自己什么力量可以讓他度過這深悲大戚,他在不斷找尋和磨礪之中,于內心種下了覺悟的種子。等他到達龍場,他終于頓悟萬物皆備于我的道理,他明白了如何將不利的因素化解為有利條件,并在艱難的環境中成就了心學的明燈,這盞燈光而不耀。卻能幫助他絕處逢生,化險為夷,人們恰恰一直在尋找的正是這種智慧。

點一盞心燈,從失敗中挺立出來,再造輝煌的智慧,這是任何時代的人都需要的真正的人生智慧,然而這盞燈一定要光而不耀,否則太過耀眼又會灼傷自己。能夠溫柔籠罩卻不會有灼傷的疼痛,才是最為溫暖而樸素的人格,光而不耀,其實也正是內心的從容、淡定、悠揚而飛的壯態,萬丈紅塵,撲鼻迷眼,能夠點亮自己的心燈,讓它散發出微弱而美好的亮光,實在是塵世的最大貢獻。

《菜根潭》中有這樣一段話:完美名節,不宜獨任,分些與人,可以遠害其身;辱身污名,不宜全推,引些歸己,可以韜光養德。意思是說擁有完美名節,分些與人,無可厚非,而且可以幫助自己遠離禍害。當名譽受損的時候,不宜全部推脫責任,自己承擔一些,可以幫助自己韜光養德。

古往今來,行走人生,禍福總是相伴相生。面對功勞,要懂得禮讓;面對禍害,要學會承擔。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儒家文化孕育了不少這樣優秀的人才。

曾國藩就是一位知道禮讓功勞的人,他明白要真正地贏得將士們的愛戴,名和利是最好的資本。因此,他從來不獨享功勞,而總是推功于人,他說,凡是遇到名和利的事情,都要注意和別人分享。

曾國荃攻金陵久攻不下,但是又想獨享大功,不愿意接受李鴻章的援軍,曾國藩就寫信開導他說:

近日來非常擔心老弟的病,初七日弟交差官帶來的信以及給紀澤、紀鴻兩兒的信于十一日收到,字跡有精神,有光澤,又有安靜之氣,言語之間也不顯得急迫匆促,由此預測荃弟病體一定痊愈,因此感到很寬慰。只是金陵城相持時間很久卻沒有攻下,按我兄弟平日的性情,恐怕肝病越來越重。我和昌歧長談,得知李少荃實際上有和我兄弟互相親近,互相衛護的意思。我的意思是上奏朝廷請求準許小荃親自帶領開花炮隊、洋槍隊前來金陵城會同剿滅敵軍。等到弟對我這封信的回信,我就一面上奏朝廷,一面給少荃去咨文一道,請他立即來金陵。

曾國藩在此委婉向曾國荃表達了希望李鴻章能夠與他一同作戰,同立戰功的想法。但是李鴻章一方面看到曾國荃并不想他插手金陵,同時也不愿意借此攬功,就上報朝廷,一方面上報朝廷說曾氏兄弟完全有能力攻克金陵,另一方面又派自己的弟弟去幫助攻城。

攻下金陵后,李鴻章親自前去祝賀,曾國藩帶曾國荃迎于下關,說:曾家兩兄弟的臉面薄,全賴你了。李鴻章自然謙遜一番。曾國藩一再聲稱,大功之成,實賴朝廷的指揮和諸官將的用心協力,至于他們曾家兄弟是仰賴天恩,得享其名,實是僥幸而來,只字不提一個字。

他還上書朝廷把此次戰功歸于朝廷的英明和將士們,不提自己和弟弟的辛勞,談到收復安慶之事,他也是歸功于胡林翼的籌謀策劃,多隆阿的艱苦戰斗。在其它戰役中,曾國藩也總是把賞銀分給部下,把功勞歸于他人并加以保舉,如此一來,既得到了將士們的心,鼓舞了戰士們的士氣,也讓朝廷對他放心,這就是中國儒家文化在曾國藩心中點亮的一盞光而不耀的心燈。

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,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如果沒有利益的誘惑,有多少人會真心地在戰場賣命呢?沒有一個領導者能夠不得眾心而長久地居于高位,因而領導者都應深諧不獨享功勞之道,曾國藩這種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的氣魄展示了一個領導者的魅力。每一個將士都愿意跟隨這樣的領導者,樂于為他所用。(易呈學